香港在中国陷入僵局

据美国之音记者海燕最新报道,中国香港学生和公民发起的争取真正普选的占领运动于10月13日进入第16天。

当政府和学生之间没有对话的希望,他们陷入相互批评的僵局时,占领运动已经到了选择未来如何行动的时刻。

许多站在斗争最前线的学生和公民强调,面对政府拖垮占领运动的战略,占领运动应该升级,对政府的压力应该增加。

许多参与占领的组织,包括学生联合会、人民思潮与和平占领,早就认识到占领运动需要解决封锁一些道路和影响被占领地区人民生活的问题,以避免公众舆论逆转,如果要长期斗争的话。

几天前,联合会副秘书长岑敖辉建议,如果政府开放政府总部以东的前沿阵地,即公民广场,学生们将愿意协调重新开放被占领的金钟道。

然而,联邦的特许提议没有得到政府的回应。

同时,政府、警察、区议会和居民代表等。每天前往被占用的金钟道,呼吁重新开放金钟道,突显电车及半山区居民的不便。

周一凌晨,在与留守人员讨论后,如果政府同意在周二下午5点前重新开放市民广场,让占领者集合,这些组织决定重新开放金钟道。

“向人民学习”思想的召集人黄之峰强调,这是左派经过讨论后做出的让步,愿意表现出善意。

据香港媒体周一报道,政府回应称,市民广场(Civil Square)是政府总部的一部分,示威者如果需要住宿的地方,可以留在塔玛公园(Tamar Park)和政府总部附近的其他地方。

虽然没有迹象显示政府会在不久的将来恢复与学生的对话或作出妥协,但联会将于星期日开始,在金钟、铜锣湾及旺角示范区讨论占领区的未来发展。

然而,在旺角被占地区,一些激进集会和当地团体动员起来破坏会议,批评学生会劫持和煽动公民撤离。会议被迫改为集会参与者轮流发言的会议。

记者在金钟占领区采访了几十名学生和市民。他们对政府的拖延策略不满意,并表示将坚持下去,直到政府对他们要求真正普选的要求做出回应。

超过一半的人坚持提升他们的行动,包括瘫痪政府运作和增加对政府的压力。

中国香港城市大学大二学生黄(Huang)周日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她认为政府没有回应抗议者的要求,甚至拒绝说话,因为占领运动没有给政府施加足够的压力,联邦政府应该尽快升级行动。

她说:我认为我们对政府没有足够的压力。我认为联邦可以扩大占领区,封锁更多的主要道路。

事实上,只有当政府这样瘫痪时,我们才能要求政府真正与我们对话。

另一个大城市的学生苏也说,占领运动必须升级,以便有更多的影响力来迫使政府说话。

她说:就是要令到政府的运作有困难,我们才有谈判的筹码,所以我觉得,行动应该升级,去表达我们的诉求。她说:我们只有讨价还价的筹码来让政府运作困难,所以我认为应该升级行动来表达我们的要求。

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说,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希望占领会升级。即使这可能意味着他将来会流血,他也愿意做出一些牺牲,为他这一代人和子孙后代争取真正的民主。

一位在信息产业工作的30岁黄姓公民告诉美国之音,他支持真正普选的要求。然而,由于生意繁忙,他几天前没有出来参加占领。然而,在看到政府推迟与学生的对话后,他非常生气,决定站起来,自愿尽自己所能。

他说支持学生的行动,包括升级,将会持续到最后一刻。

他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坚持下去,我会支持到最后一刻。

即使政府用暴力来清理现场,就像以前用催泪瓦斯一样,我也不怕。

我只是尽力继续支持这一班学生。

占领中国的创始人之一陈建民教授周六晚些时候告诉美国之音,从占领运动的角度来看,政府没有真诚的对话。政府的策略是镇压占领运动。因此,他们最近也在讨论占领运动的未来方向。

他说:对话似乎真的没有根据,政府也没有诚意。

我相信他们的策略是尽可能拖延时间,引起公众的不满,并平息这场运动。

目前,我们运动的主要目的是巩固现有基础,并找到一些减少公众不满的方法。

这是过去两天一直在讨论的问题。

陈建民教授说,占领运动和政府之间的互动已经陷入僵局。学术界正在讨论可能的升级行动。作为和平占领,他们希望确保任何升级行动都能保持和平理性。

他说:这件事(升级)仍在讨论中。我们不能说得太多。这对联邦来说是一个相对占主导地位的问题。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升级,我们都必须维护和平与非暴力,不要造成学生的任何伤亡。这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上周四特区政府突然单方面决定搁置与联合会的对话后,几家电视台向各被占地区的学生直播了参与领导“占领运动”的各团体的新闻和市政福利彩票。公众非常愤怒,这也促使近10万公民上周五返回金钟道议会,抗议政府推迟对话。

尽管周六和周日参加集会的人数大幅减少,但数千人响应“一人一帐篷”的号召,在被占地区搭起帐篷,过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