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黄浦滩政治正确与法治正确

最近,突然发现与上海当地媒体沟通有点困难,尤其是在谈论总统府的机密开支时。双方有不同程度的理解。大陆方面对纯粹政治意识形态的“政治正确”解释明显背离了台湾的“法治正确”路线。

自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中央政府逮捕以来,许多陈良宇系列图书如《陈良宇腐败案》、《赢陈良宇》自去年底以来就出现在上海街头报摊上,轰动一时的封面标题和内容全部转载自海外媒体对陈良宇的报道。

书刊封面如包养情妇、幕后黑手、伪善面纱、向地方利益集团开战等标题尽是「八卦」用语,一本约一百三十页卖十元人民币,版本多但内容差异不大,据老板称:「销售量不恶。书籍和期刊的标题,比如留住情妇、躲在幕后、虚伪的面纱以及对当地利益集团发动战争,都充满了“流言蜚语”。一本大约130页的书售价10元,版本很多,但内容几乎没有区别。据老板说,“销售还不错。

“依法治国?为了符合政治正确性,陈良宇的一系列书刊首先出售。这反映出大陆人民痛恨腐败,并大声叫好。这表明“依法治国”似乎收效甚微。然而,书商敢于出版书籍。除了获利,符合政治正确性更为重要。

中央纪委似乎“理所当然”逮捕了陈良宇。仔细想想:一个政党怎么能因为一个党员提问就派人去逮捕他。

另一次空环境方面的假设是,前台北市长马英九在特殊开支方面有问题,而国民党的“具有检查和调任资格的公务员”直接逮捕了马市长,并将他送回党内进行审讯。这是侵犯个人自由的罪行。

有趣的是,大陆官员、公众甚至媒体都认为“我们党”想要陈良宇是理所当然的。一位大陆朋友的理由是检察部门和法院系统都是“我们的党”。因为结果是一样的,过程不需要太挑剔,“我们党有最后的发言权!ゥ.

上周,我和一个名叫张的学生聊天,他在上海的一所研究所学习。在中国台湾学习一个学期后,这位研究生最大的感受是,他经常被他的新同学或朋友问到,“是蓝色还是绿色?””“是统一还是独立?这是大陆朋友在考察如何与中国台湾的新朋友互动时的“政治正确”判断。后来,张简单地回答,“我是彩虹色和无色的”。

二分法背后是一套“决定性的填鸭式教育”。结论性的方法:跟着课本回去,跟着考试,做对,什么都不要问;鸭子的死记硬背会导致更多的测试和更高的分数。生活的未来将是光明的。至于谁给出的结论性答案,当然是“我们的党”。

张曾经问他的同学为什么他们想要统一。答案是台湾海峡两岸必须统一相同的语言和物种。这是国家的伟大事业。当被问及中国台湾人为什么选择独立时,答案是:少数台独分子煽动他们。

它充满官方口径,甚至对国家机密资金的解释也是“台独分子”专事腐败分子。

根据这个结论,大陆的贪官不是台独分子。“政治正确”的说法容易让人发疯。

有一次我坐出租车听收音机,突然发现在大陆开车杀人的赔偿金额因死者的叙述而异。出租车司机毫无疑问地回答:“是的,农村账户14万,城市账户30.4万!”同一个国家的人有不同的“价格”,这仍然是官方规定的。

中国台湾社会转型的正确法治基础一位台湾朋友非常无知,委婉地问道:“不是说“台湾,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那么在中国的台湾人就是外省人。如果在中国的台湾人骗钱逃到大陆,他们应该处理吗?处理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非常棘手。

第一夫人被起诉是因为举报假发票是违法的。本质是法治和法律。即便如此,许多外交国家也违反了法律。

台湾社会在中国经历了从“政治正确”到更成熟的“法治正确”的社会转型,不能回头。

“法治”将成为中国台湾人民的评价和判断标准,并将对大陆未来在台湾的工作构成挑战,因为前“政治上正确”的人物将被法律解构。毕竟,“法治社会”中不会有梁山伯、廖天定这样的道德人物。

发表评论